各省信用立法對比研究

目錄
一、立法時間對比
二、章節對比
三、立法模式對比
四、條例對比
信用概念界定
立法目的及依據
適用范圍
遵循原則
職責分工
信用信息歸集
信用信息披露
信用信息應用-聯合獎懲
信用主體權益保護
信用環境建設

立法時間對比
表1.1 已出臺條例
省份 條例名稱 公布日期 施行日期
山東 山東省社會信用條例 2020/7/24 2020/10/1
河南 河南省社會信用條例 2019/11/29 2020/5/1
遼寧 遼寧省公共信用信息管理條例 2019/11/28 2020/2/1
浙江 浙江省公共信用信息管理條例 2017/9/30 2018/1/1
河北 河北省社會信用信息條例 2017/9/28 2018/1/1
上海 上海市社會信用條例 2017/6/23 2017/7/1
湖北 湖北省社會信用信息管理條例 2017/3/30 2017/7/1
陜西 陜西省公共信用信息條例 2011/11/24 2012/1/1

表1.2 未出臺條例
省份 條例名稱 發布日期
內蒙古 內蒙古自治區公共信用信息管理條例(征求意見稿) 2020/8/28
江蘇 江蘇省社會信用條例(草案) 2020/8/3
重慶 重慶社會信用條例(征求意見稿) 2020/6/17
廣東 廣東省社會信用條例(草案修改征求意見稿) 2020/6/11
天津 天津市社會信用條例(送審稿) 2020/6/7
青海 青海省公共信用信息條例(送審稿) 2020/6/3
吉林 吉林省社會信用條例(草案送審稿) 2020/4/1
貴州 貴州省社會信用條例(征求意見稿) 2018/7/27
甘肅 甘肅省公共信用信息條例(送審稿) 2018/5/17
黑龍江 黑龍江省信用信息管理條例(征求意見稿) 2015/4/14

二  章節對比
表2.1 各省信用立法章節對比
條例名稱 章節 時間
山東省社會信用條例 九章61條 2020/7/24
河南省社會信用條例 九章70條 2019/11/29
遼寧省公共信用信息管理條例 六章44條 2019/11/28
浙江省公共信用信息管理條例 六章36條 2017/9/30
河北省社會信用信息條例 八章54條 2017/9/28
上海市社會信用條例 八章56條 2017/6/23
湖北省社會信用信息管理條例 七章44條 2017/3/30
陜西省公共信用信息條例 七章41條 2011/11/24
內蒙古自治區公共信用信息管理條例(征求意見稿) 八章45條 2020/8/28
江蘇省社會信用條例(草案) 八章57條 2020/8/3
重慶社會信用條例(征求意見稿) 八章55條 2020/6/17
廣東省社會信用條例(草案修改征求意見稿) 八章59條 2020/6/11
天津市社會信用條例(送審稿) 七章62條 2020/6/7
青海省公共信用信息條例(送審稿) 六章36條 2020/6/3
吉林省社會信用條例(草案送審稿) 九章58條 2020/4/1
貴州省社會信用條例(征求意見稿) 八章55條 2018/7/27
甘肅省公共信用信息條例(送審稿) 七章35條 2018/5/17
黑龍江省信用信息管理條例(征求意見稿) 六章43條 2015/4/14

表2.2 具體章節內容對比
七章 八章 九章 六章
第一章 第一章 第一章  總則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社會信用信息 第二章  社會信用信息采集和歸集 第二章 公共信用信息
第三章 第三章  社會信用信息披露
第四章 第三章 第四章  守信激勵和失信懲戒 第三章
第五章 第四章 第五章  信用主體權益保護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信用服務行業規范發展
第六章 第七章  信用環境建設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法律責任 第五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附則 第六章


三、立法模式對比

目前地方信用立法已成為我國立法現象中一股不可抵擋的潮流,為其他省、市制定并出臺本地方的信用條例提供可參考借鑒的完整模型。
上述地方法規的名稱并不一致,大致可分為上海、河南式的“社會信用條例”;湖北、河北式的“社會信用信息(管理)條例”;陜西、浙江式的“公共信用信息(管理)條例”三種類型,從側面反映出地方立法者對信用法的定位存在不同認識。

三種信用立法模式對比如下表:
表3.1 三種主要地方信用立法模式對比表
對比 社會信用條例 社會信用信息(管理)條例 公共信用信息(管理)條例
代表地區 上海市、河南省 湖北、河北省 浙江、遼寧省
立法定位 綜合全面型立法 社會信用信息管理 公共信用信息管理
主要內容 信用信息邊界 社會信用信息 社會信用信息 公共信用信息
信用信息管理 專章 專章 專章
聯合獎懲 專章 專章 專章
信用行業發展 專章 有條款 有條款
權益保護 專章 專章 專章
信用環境建設 專章
以下對比對象為已出臺的信用條例

四、條例對比
01 信用概念界定
從現有發布的信用立法及未來立法趨勢上分析,信用概念已不再是傳統意義上以經濟債權債務關系為核心的信用關系。
對社會信用的理解會直接影響對社會信用信息的范圍界定,從地方信用立法實踐來看,《上海市社會信用條例》、《河南省社會信用條例》、《山東省社會信用條例》對社會信用、社會信用信息的含義均加以明確?!逗笔∩鐣庞眯畔⒐芾項l例》和《河北省社會信用信息條例》則明確了社會信用信息的含義;而《陜西省公共信用信息條例》、《浙江省公共信用信息管理條例》、《遼寧省公共信用信息管理條例》僅明確了公共信息用信息的含義。
社會信用信息可以分為公共信用信息與市場信用信息兩個獨立的部分,在具體規則適用上會有所差別。

02  立法目的及依據
上海市、河南省、山東省社會信用條例目的是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規范市場經濟秩序、創新社會社會治理方式、增強誠信意識、提高社會信用水平、加強信用監管、營造良好營商環境、保護主體權益、促進誠信建設等。
陜西、浙江、遼寧三省公共信用信息條例則是圍繞規范信用信息歸集、披露、資源共享、權益保護等信用信息應用與管理,營造社會誠信環境為主要立法目的。
湖北省、河北省社會信用信息管理條例除了對信用信息管理與應用做規范以外,更加注重信用信息安全和主體權益保護,為推進信用體系建設提供前有力的法律依據。
各地信用立法均是根據相關法律、行政法規、國務院規定,并結合地方實際,制定的條例。

03適用范圍
陜西、浙江、遼寧三省公共信用信息條例只適用于公共信用信采集、披露、使用等相關信用信息管理活動。
湖北省、河北省社會信用信息管理條例則適用于公共和市場信用信息的信用管理監管等工作。
上海市、河南省、山東省社會信用條例包含以上信用管理活動外增加了信用服務行業規范發展、信用環境建設等活動范圍。

04遵循原則

所有立法均應該在秉承合法、安全、及時、準確原則基礎上,不危害國家安全、不泄露國家秘密,不侵犯商業秘密和個人隱私。
上海社會信用條例、河北社會信用信息管理條例、山東信用條例對組織和個人采集信用信息原則上也進行了制約,不得非法加工、傳輸、買賣、提供自然人社會信用信息。
河南省社會信用條例政從整體上貫徹遵循政府推動、社會共建、統籌規劃、信息共享、強化應用、保障安全等原則。

05職責分工
陜西、浙江、遼寧三省公共信用信息條例職責分工主要分為省、設區的市人民政府、縣級人民政府、公共信用信息主管部門、公共信用信息工作機構、司法機關、其他機關和相關組織等工作職責。陜西省公共信用信息條例包含司法機關職責,浙江公共信用信息條例包含國家機關及其工作人員履行職責。
湖北省、河北省社會信用信息管理條例職責分工主要分為省、設區的市人民政府、縣級人民政府、社會信用信息主管部門、信用服務機構、國家機關及其工作人員、其他機關和有關部門等職責。不同點在于湖北省新增征信業監督管理機構職責內容,河北省新增社會信用信息主管部門責任內容分工。
河南省、山東省社會信用條例職責分工主要分為省、設區的市人民政府、縣級人民政府、社會信用信息主管部門、社會信用信息工作機構、信用服務機構、國家機關及其工作人員、其他機關和有關部門等職責。上海市社會信用條例只制定市、區人民政府履行責任內容。

06  信用信息歸集
(1)信息歸集原則
山東省、湖北省二者的立法范圍是社會信用信息,卻只明確了其中一部分信用信息的歸集原則:《山東省社會信用條例》只明確了公共信用信息的歸集原則;《湖北省社會信用信息管理條例》只明確了市場信用信息的歸集原則。
表4.1 信息歸集原則對比
條例名稱 信息歸集原則
山東省社會信用條例 根據合法、審慎、必要的原則,會同有關部門編制公共信用信息數據清單
河南省社會信用條例 社會信用信息的記錄、采集、歸集、共享、披露、查詢和使用等活動,應當遵循合法、客觀、及時、必要、安全的原則
遼寧省公共信用信息管理條例 公共信用信息的歸集、披露、使用和管理,應當遵循合法、客觀、公正、審慎的原則
浙江省公共信用信息管理條例 公共信用信息的歸集、披露、使用及其管理活動,應當遵循合法、安全、及時、準確的原則
河北省社會信用信息條例 社會信用信息的歸集、披露、使用應當遵循合法、安全、及時、真實的原則
上海市社會信用條例 社會信用信息的歸集、采集、共享和使用等活動,應當遵循合法、客觀、必要的原則
湖北省社會信用信息管理條例 信用服務機構、行業協會、其他企業事業單位和組織應當按照真實、客觀、全面的原則,依法采集市場信用信息
陜西省公共信用信息條例 公共信用信息的征集、披露和使用,應當遵循合法、客觀、公正、及時原則

(2)信用信息提供單位
各省對于信用信息提供單位的規定基本一致,只是用詞略有不同。公共信用信息由國家機關、公共信用信息由國家機關、法律法規授權的具有管理公共事務職能的組織以及群團組織等提供。市場信用信息由信用服務機構、行業協會、其他企業事業單位和組織提供。
(3)信用信息分類及范圍
從下表可知,陜西、浙江、遼寧三省的公共信用信息條例對公共信用信息的分類略有不同,主要還是分為3類:基礎信息;失信信息;守信信息(獎勵信息或其他信息)。

表4.2  公共信用信息分類
條例名稱 公共信用信息分類
陜西公共信用信息條例 公共信用信息分為基本信息和提示信息。
浙江公共信用信息條例 信用檔案的內容分為基礎信息、不良信息和守信信息。
遼寧省公共信用信息條例 信用檔案的內容包括基礎信息、失信信息和其他信息。
除此之外,其他兩種立法模式,即“社會信用(信息)條例”立法模式,將社會信用信息分為公共信用信息和市場信用信息。在范圍的描述中,各省條例只明確規定了公共信用信息的范圍,沒有提及市場信用信息的范圍。

07  信用信息披露
(1)信用信息公示:
對比各省信用條例,只有陜西省的信用條例具體規定了企業公共信用信息公開的范圍,其他省份都只是規定依法公開需要公開的信用信息,沒有具體范圍。
對于披露期限,浙江省、湖北省的信用條例沒有明確規定;陜西省的信用條例對企業與個人分別規定:企業提示信息中的不良記錄披露期限為三年,個人提示信息中的不良記錄查詢期限為五年;其他省份的信用條例規定一致:信用主體失信信息披露期限最長不得超過五年,自失信行為終止之日起計算,法律、行政法規另有規定的除外。
(2)信用信息查詢:
對比各省信用條例,除了《浙江省公共信用信息管理條例 》,其他省都明確提出信用主體享有查詢自身社會信用信息的權利,河南省進一步規定信用主體有權免費查詢自身社會信用信息。
對于非公開信用信息的查詢,各省規定基本一致,只是用詞略有不同:未經本人書面授權,不得查詢信息主體非公開的社會信用信息。法律、行政法規另有規定的除外。
(3)信用信息共享:
遼寧省、河北省的社會信用條例只是提到信息披露還有政務共享的方式,其他他省份的信用條例都有具體描述。以上海為例:
市社會信用管理部門應當與司法機關、中央駐滬單位等加強溝通與協作,推動市公共信用信息服務平臺與金融信用信息基礎數據庫等相關信用信息系統的開放合作,與本市網上政務大廳、事中事后綜合監管平臺、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等信息系統的互通共享,滿足社會應用需求。
本市建立公共信用信息和市場信用信息的互通、共享機制,鼓勵各級行政機關與企業事業單位等開展信息合作,實現公共信用信息和市場信用信息的共同應用。

08  信用信息應用-聯合獎懲
(1)失信行為界定
各省信用條例將失信行為分為一般失信行為和嚴重失信行為。多數省份的信用條例對失信行為做出了大致的界定范圍,江蘇、浙江、河南三省的信用條例對失信行為的描述更為詳細具體,以河南省為例,在大類的失信行為中細化了領域:
“第三十三條信用主體的下列行為屬于嚴重失信行為:
(一)嚴重危害人民群眾身體健康和生命財產安全的行為。包括食品藥品、生態環境、工程質量、安全生產、消防安全、交通運輸、強制性產品認證等領域的嚴重失信行為。
(二)嚴重破壞市場公平競爭秩序和社會正常秩序的行為。包括賄賂,逃稅、騙稅,惡意逃廢債務,內幕交易,逃套騙匯,惡意欠薪,合同欺詐,故意侵犯知識產權,非法集資,組織傳銷,嚴重破壞網絡空間傳播秩序,嚴重擾亂社會公共秩序、妨礙社會治理等嚴重失信行為?!?/span>
(共10條,摘取了前2條)

(2)獎懲激勵措施
獎懲激勵措施大致可以分為行政性措施與非行政性措施兩大類:行政性措施中的懲戒措施又對一般失信行為、嚴重失信行為做出了不同的規定(河北省、廣東省沒有做區分);非行政性措施中包含市場獎懲措施(市場主體、金融機構)、行業獎懲措施。非行政性措施的用詞一般以“鼓勵”為主。

(3)懲戒實施原則
除了陜西省、河南省、河北省,其他省份都對懲戒實施原則作出了明確規定,主要有3點內容:
①決定對列入嚴重失信名單的信息主體采取懲戒措施的,應當告知理由、依據和救濟途徑以及解除懲戒措施的條件;
②國家機關對信息主體采取的懲戒措施,應當與信息主體違法行為的性質、情節和社會危害程度相適應;
③國家機關應當將列入嚴重失信名單后的相應懲戒措施向社會公布。未經公布的懲戒措施不得采取。

09  信用主體權益保護

以《上海市社會信用條例》為例,第6 條規定社會信用信息的運作流程不得侵犯個人隱私和其他個人信息,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非法收集、使用、加工、傳輸自然人的社會信用信息,也不得非法買賣、提供或者公開自然人的社會信用信息。第14 條除規定了采集個人信用信息需原則上取得當事人的同意之外,還明確了不得采集及禁止采集的個人信息。第20 條規定了社會信用信息主管部門禁止實施的行為。
湖北、河北以及浙江均在其條例的總則部分作出了類似規定,但更為原則??傊?,上述規定是依法行政原則在社會信用信息管理過程中的直接體現,是對個人信息主體權益提供有效保護的重要前提。
上海、湖北、河北均認為信息主體享有的權利包括知情權、異議權、刪除權與信用修復權,但是在可刪除信息范圍的認知上,湖北與河北采取了明顯不同于上海的做法。
上海的信用立法者認為,信息主體享有刪除權的前提在于“據以認定其失信狀態的具體行政行為被行政機關撤銷或者被復議機關決定撤銷、人民法院判決撤銷”,亦即信息主體要求刪除的是來源于行政機關認定或法院認定的失信信息,屬負面信息。
湖北、河北對信息主體刪除權的規定卻著眼于表彰獎勵、志愿服務等正面信息,這些信息可以反映出信息主體具有較高的道德素質進行可以推測其享有良好的信用水平,但嚴格而言其并不屬于個人信用信息。信用修復權是一個與刪除權存在著密切聯系的概念。
(刪除權)根據上海市的表述,在滿足一定條件的情形下,原失信信息提供單位可以向市公共信用信息服務中心出具信用修復記錄的書面證明,后者在收到該書面證明后的三個工作日內刪除該失信信息。
(信用修復權)而信息主體提起信用修復需要滿足“通過主動履行義務、申請延期、自主解釋等方式減少失信損失,消除不利影響”的必要條件。
因此,信用修復權與刪除權在行使條件上不同。在信用修復權的行使上,應以信息主體“糾正失信(違法)行為,消除不利(不良)影響”為基本前提。但是,兩者并非等同關系,即使信息主體停止了違法失信行為,如果并未達到消除不良影響的結果,亦不得申請信用修復。

在信用修復的程序安排上,四地存在差異。
上海為直接刪除失信信息、湖北為刪除失信信息并對修復記錄歸檔管理、河北為作出信用修復決定并報社會信用信息工作主管部門、浙江為刪除該不良信息或者對修復情況予以標注。
四部地方信用條例對信息主體權利的保護策略各自提出了獨到的見解。在信息主體所享有的權利類型上基本達成一致,但是在具體表述和實際操作過程存在差異,從另一個角度為國家社會信用立法提供寶貴的經驗。此外,個人信息主體權益保護除了要與憲法、民法、刑法中已有的個人信息保護規定保持協調,還要兼顧正在制定中的《個人信息保護法》。

10  信用環境建設
大部分省份的信用條例都涉及到了信用環境建設,主要內容包括政務誠信、誠信教育、誠信宣傳等。上海市、山東省還單獨將信用環境建設的相關內容作為條例的一章來進行闡述,體現了信用環境建設在我國社會信用體系建設中的重要性。
以上海市信用條例為例:首先強調國家工作人員要依法辦事、誠信守信,在社會信用建設中做好示范;其次規定要建立健全政務誠信記錄,實施政務誠信考核評價,各級司法機關要嚴格公正司法、維護公平正義;然后要求制定誠信教育規劃,開展社會公德、職業道德、家庭美德和個人品德教育;最后鼓勵各類媒體宣傳誠實守信的典型,報道、披露各種失信行為和事件。

來源:源點CREDIT微信公共號 作者:魏知



盈利彩票官方网站-点击进入 bg视讯有漏洞吗 湖北快3投注技巧 谁有平特一肖公式规律 百家乐注册_Welcome 香港赛马会杀一头 4场进球彩18105 网上购彩正规平台 亿客隆 内蒙古11选5任选基本走势图 安徽时时彩开奖视频直播 快3如何玩 天津时时彩360 澳洲幸运5开奖结果直播 体育彩票超级大乐透中奖规则 重庆时时彩官网app下载送彩金 云南时时彩五星基本走势